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浙江政务服务网 浙江省民政厅 中国湖州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无障碍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理论研究
地名命名的分类以及影响地名生命力的因素
发布日期:2019-04-16 字号:[ ]浏览次数:

刘连安

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地名。作为地名工作者,弄清楚如何让更多受欢迎的地名长期被使用、什么样的地名生命力最强,对做好地名管理工作会起到十分积极的作用。认识和探究地名,要先了解地名命名的分类,分析影响地名生命力的关键因素。

地名命名的分类

地名是地理实体的语言代号。根据地名的含义,我们可以把地名归纳为五大类。

描写自然景观的地名。根据描写内容,可细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描写方位的地名。这类地名多为人们喜闻乐见,因能明确标示方位,数量众多。例如,河南和河北两省因地处黄河以南和以北而命名,山东和山西两省在历史上是因为分处太行山以东和以西而得名,湖南和湖北两省是因在洞庭湖的以南和以北而命名。在城市中,街道名称因方位为名者比比皆是。北京的白纸坊西街、白纸坊东街,广州的解放南路、解放中路、解放北路等都属于此类地名。还有些地名用巧妙的方式指示方位。例如青州,据刘熙《释名》“青州在东,取物生而青也”,以“青”字指示其方位在东。第二类是描写地貌特征的地名。这类地名在自然地理实体中最常见。例如,黄河之名是因为河水含泥沙多而色黄,黑龙江之名是因为流经大兴安岭富含腐殖质的落叶层而颜色乌黑,在满语中称为“萨哈连乌拉”,意为“黑河”。据传说,唐朝时中原来的一位使者来到这里看到江水乌黑,以为河里有乌龙王,于是称此江为“乌龙江”,后渐改为“黑龙江”。人文地理实体中,例如日照市一名生动描述出该地东临大海,日光先照,“与扶桑相掩映”的地理特征。第三类是描写当地物产的地名。例如白银市因产白银等有色金属而得名,酒泉市有泉味如酒,蓝田县是因为当地自古出产玉石,据《元和郡县图志》:“玉之美者曰球,其次为蓝。盖以县出美玉,故名蓝田”。

体现人文历史的地名。根据所记叙的内容,这类地名可分为:第一类根据姓氏命名的地名。这是居民点的常见命名方式。例如上海的徐家汇,起初有明末科学家徐光启的后裔在此聚居,初名徐家厍,后演变为徐家汇。北京的呼家楼,得名于以前呼姓在此修建了一座楼房,成为当地地标,被百姓称为呼家楼,久而久之变成地名。第二类以历史事件命名的地名。例如1959年9月26日,松辽盆地“松基三井”喷出了工业油流,为纪念这个大喜大庆的日子,遂以“大庆”命名油田。1979年设立大庆市,因大庆油田为名。第三类以历史人物命名的地名。例如1925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将其出生地的广东省香山县更名为中山县(现今的中山市);1945年,为纪念抗战时期牺牲的八路军黄骅烈士将原河北省新青县更名为黄骅县(现今的黄骅市)。第四类以传说、故事命名的地名。例如:陕西省凤翔县,是传说中周文王时岐山有凤凰出现,人们认为由于周文王德政感化吸引来了神鸟凤凰,是周朝兴盛的吉兆,故命名为凤翔。第五类以朝代、年号等命名的地名。例如,昌南镇在宋朝景德年间烧造的瓷器名扬天下,器底书‘景德年制’四字,遂更名为景德镇。嘉定、庆元等都是以建县时的年号为名。

寄托命名者思想感情的地名。例如期盼辽河流域安宁的辽宁,取夏地安宁之意的宁夏,祝愿“丰芜康宁”的丰宁,寓意“崇尚文礼,治国安邦”的文安,盼望“集市安宁”的集宁等地名。

借用地名。主要包含两种情况,一种是命名时将其他地名借来使用,另一种是将其他地方的名字移植到本地来用。例如,醴泉本为泉名,后借为醴泉县的专名;赞皇本为山的专名,后借为赞皇县的专名;北京大兴、顺义等地有大同营、霍州营、解州营等,这是明朝初年多次由山西向北京移民时带来的地名的移植借用。

序号地名。就是按照序号进行命名的地名。例如,黑龙江省的二站、三站、十七站等地名,是古代驿传制度遗留下来的痕迹。苏北沿海的平原地区,地形简单,聚落无明确界线,一排河、二排河、四林带河、五林带河等以序号命名的地名很多。序号地名在城市街道名称中很常见,如,天津的一马路、二马路,济南的经一路、经二路、纬一路、纬二路等都属于序号地名。

影响地名生命力的关键因素

社会使用地名的主要目的是指示地理实体的位置。因此,对地名生命力影响最大的是其指位效能。指位作用的大小是影响地名生命力的最重要因素。要使指位效能最大化,地名应便于记忆,并能帮助使用者很快建立起地名与地理实体之间稳定的联想关系。那些容易与特定地理实体建立起关联,能生动地反映当地特点、体现地域文化特征的地名因指位效能强而受到社会的青睐。

自然景观相对而言变化速度慢,描写自然景观的地名一般生命力较强。这类地名不仅数量多,而且很少因社会文化潮流的变动而更名。在城市中,描写方位的街道名因为有助于在多个地名之间建立关联,构成地名导向体系,直观,容易记忆,不仅市民喜欢,命名者也乐于采用。根据地貌特征命名,大约是最为直观、古老的命名方式。因此十分稳定,少有变化。大量的自然地理实体名称都属于此类。描写当地物产的地名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能很好地激发居民的地域自豪感,也容易给其他地域的人留下深刻印象。因此,这类地名受到当地居民的广泛欢迎。

由于人们对地域有强烈的权属观念,某些体现人文历史的地名也会受到热烈欢迎,但整体而言,其持续使用时间不及描写自然景观的地名长久。例如,根据姓氏、朝代和年号等命名的地名,容易因为人口结构变化、改朝换代等原因而消失。如现在的河北蔚县,在唐代至德二年(757年)改安边县为兴唐县。改朝换代后的五代梁开平二年(908年),该县被改为隆化县。五代十国时期,后唐同光初复名兴唐县,晋初改为灵仙县。

以历史人物命名的地名,会因为社会历史观、价值观的变化而更名。例如,民国时期为纪念国民党将领而设立的立煌县、经扶县等,存在的时间都很短。

寄托命名者思想感情的地名,根据这种思想感情的普适程度,其生命力有明显差异。那些体现人类共有的朴素、美好感情的地名,可长久传承。否则可能会很快被更改。例如,王莽篡汉后,将五原郡更名为获降郡,云中郡更名受降郡,定襄郡更名为得降郡,彰显其渴望胜利的心态。但由于王莽政权不得人心,这些地名旋即被遗弃。

借用地名因为源地名一般知名度、认可度都较高,符合人们的向好心理,相对较稳定,但有些借用地名的稳定性与人口结构相关联。因人口迁徙带来的借用地名,在人口结构稳定的情况下,会因为记录了居民的文化源头,唤起其强烈的文化认同心理,有很强的生命力,但一旦人口结构发生改变,新居民不认同地名携带的文化基因,更名的几率会增大。

序号地名在实际使用中能起到指示相对位置的作用,能较好地满足人们通过地名确定方位的需求,但因序号地名缺乏文化内涵,不能产生美好、高尚的联想,因此若单独、大量使用,易引发社会的心理厌倦,因此最好是与其他命名方式叠加使用。

综上所述,含义是否恰当对地名的生命力有很大影响。提出地名的命名方案时,我们只有抓住地理实体的自然、人文特征,把握社会大众的心理倾向,顺应民族文化的价值取向,才有可能为社会制定出群众喜闻乐见、长久传承使用而不辍的好地名。

(作者单位:地名研究所)(中国社会报2019.04.15)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最新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